new WOW().init();

没事影院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中评论坛:半岛与两岸和平统一前景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6-06

      由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中评智库基金会、中国评论通讯社共同主办的中评智库思想者论坛于10日上午在中评社北京总部举行。此次论坛的主题为“半岛与两岸和平统一前景”,6位韩方专家和4位中方专家就此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所长黄载皓与中评智库基金会董事长郭伟峰共同主持了是次论坛。

      若韩朝美之间的终战宣言是消除军事敌对关系的一种“侠义”之举,中国可以接受,但前提是中国必须“从头到尾”参与有关和平协定的谈判。就韩国而言,中国参与到和平协定谈判,越晚越有利。但是不可能阻止中国的参与。

      在“中国边缘化”舆论站在风口浪尖时,中国作为“局外者”依然对局内起到了重大影响,尤其发挥了对朝影响力。韩国无法阻止或左右中国,中国一旦下决心,韩国无法掌控局势。韩国需要正视现实,坚持和平共赢的态度。

      黄载皓指出,最令人担忧的莫过于有关国家误解或“故意找茬”,妨碍韩国加快速度。虽然中国已正式登场,但中韩两国的关系尚未完全恢复。韩朝美计划发表终战宣言一事也让中国怀疑韩国要排斥中国。现在,中国的误会虽然有所化解,但中国不免对韩国还有些遗憾。

      因此,从终战宣言走向和平协定的过程中,应该加强中韩之间的沟通。尽管如此,中国也不能完全忽略掉与韩国的关系。因为如果中国与韩国产生距离,朝美会谈以后的局势并不能给中国带来实际利益。在和平体制谈判过程中,驻韩美军、萨德问题必然会成为焦点,归根结底,韩国的立场至关重要。

      就“美日同盟未来走向以及日本是否在半岛问题上被边缘化”这一问题,他指出,2015年2月日本通过《美日防卫合作指南》的修订,加强了美日同盟。宋和燮介绍说,《美日防卫合作指南》阐明,由于日本以后有限地行驶自卫权,美日将共同应对在第三国发生的武力攻击(国家存亡危急事态),自卫队将在“平时”和“战时”都与美军开展合作;也阐明了钓鱼台列屿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的适用对象,但主要应对钓鱼台列屿紧急情况的主体是日本,美国扮演支援日本的角色;还阐明了包括日本如何支援美国的作战与美国如何支援日本的作战的内容。宋和燮分析说,这意味着美日将开展双方合作。即,美日同盟的范围从“美国主导,日本支援”扩展到“日本主导,美国支援”。

      至于日本是否在半岛问题上被边缘化,宋和燮认为,韩朝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改善南北关系,举办韩朝首脑会谈、朝美首脑会谈,从而促使日本要采取新的战略。

      他表示,以前日本主张要警惕威胁美日韩合作的朝鲜的“微笑外交”,可是韩朝首脑会谈后,日本安倍政府却追求与朝鲜沟通的政策方向,在此过程中,日本在朝核问题中被“边缘化”的问题也出现了。宋和燮说,日本为了平息“日本边缘化”的疑虑,向美国和韩国寻求帮助,维持美日韩三国合作的同时,寻找朝日对话机会。

      他指出,文在寅政府在推行针对东亚地区的政策时,呈现多边化的特点,主要体现在经济上的多边化和外交上的多边化。

      他重点谈及“一带一路”和中韩就“朝鲜半岛新经济地图”的合作。他表示韩国一直积极配合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同中国多次商定在与“一带一路”有关的项目上积极合作。但目前,韩国仅参与了有关孟加拉国电路的一个项目。

      他建议,韩国在海外的基础设施方面有丰富经验,中韩应以“一带一路”为契机,深化中国与韩国的关系。尤其现在韩半岛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如果核导问题能够解决,那么今后重建朝鲜经济的问题将成为东北亚所有国家的共同面临的重要问题。由于东北三省和朝鲜地区在地理上相近,因此韩国和中国应该考虑开设基金会,开发东北三省和朝鲜地区。这也是文在寅构思的朝鲜半岛新经济地图中包含的内容。

      他指出,统一需要满足四个条件:共同威胁的存在;有利于统一的、包括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在内的内部势力分布;强大后援国的支援;具备统一时机、具备灵活运用力量的超一流领导人。

      对此,李东铣认为,韩半岛统一条件大部分都不完善,因此统一的可能性相当小:

      二是半岛的内部势力分布处于均衡和失衡并存的状态,在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方面,两国都没有强大的实力。

      三是美国满足作为韩半岛统一的强大支援国的条件。但中国似乎没有多少支援韩国主导吸收统一的意向。

      四是引领统一的超一流领导人似乎不存在于韩半岛。文在寅和金正恩至今尚未展现出仅次于俾斯麦和卡沃尔的超一流领导人的能力。

      他表示,文在寅政府的周边地区外交政策当中尤其引人注目的部分就是以东盟和印度为对象的新南方政策,文在寅总统早在总统竞选时就承诺过将把与印度和东盟的外交提升至相当于韩国的外交传统——“四强外交”的水平。

      李在贤说,新南方政策秉承3P(People、Prosperity、Peace)原则,People意味着“所有合作都以实现普通人民群众(people)的利益做为最终目标”,Prosperity意味着韩国将摒弃过去只顾本国经济利益的重商主义东盟外交,今后把经合的重点放在韩国和东盟的共同繁荣,Peace把重点放在了韩-东盟合作脱离安全格局,共同构建地区和平。

      他指出,新南方政策的主要内容为进一步深化与东盟、印度的合作,最根本的目标是扩大与东盟的经贸、投资、人文交流等合作,强调东盟外交的重要性,使东盟外交达到相当于“四强外交”的地位,其面向未来的远大目标是“构建地区和平与繁荣来实现韩国-东盟的共同繁荣”。

      李在贤认为,韩-东盟关系的深化对半岛问题以及韩朝关系也有着巨大意义。具体而言,他表示,东盟国家可以在今后的半岛和平体制中起到重大作用:

      首先,若朝鲜实现无核化并对朝经济制裁有所解除,那么东盟国家也需要扩大与朝鲜的经贸规模以及对朝投资;

      其次,东盟也可以吸引朝鲜加入以东盟为中心的“东盟+3”、东亚峰会(EAS)、东盟防长扩大会议(ADMM+)等多变合作机制,不只是经济领域,若朝鲜在外交方面参与更多的国际机构以及地区多边合作机制,其对外开放的不可逆转性必然增加;

      最后,朝鲜推进改革开放时,与其他强国不同,东盟国家可以向朝鲜提出“友好的劝告(friendlyadvise)”。东盟国家与朝鲜保持着一定的关系,也不会对朝鲜形成威胁,因此由东盟国家提出友好劝告是最理想的。

      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高级研究员朴晶载研判了对中朝韩三国都有影响的西海和平海域的构建问题

      他指出,朝韩战争结束双方达成休战协议后,围绕着西海的北方分界线,朝韩双方不断发生海岸警备队对峙、渔船摩擦等事件,另一边,随着中国渔船在西海朝鲜分界线上的非法捕捞活动,导致从朝韩之间的矛盾升级成中朝韩三国之间的矛盾。

      因此,朴晶载表示,《板门店宣言》宣布在朝韩之间频发军事性冲突区域构建和平海域,是为朝鲜半岛带来安定与稳定的最有效结果。此外,朴晶载还指出,西海北方分界线近海的中国渔船非法打捞活动在2017年开始急剧减少,“虽然韩国方面表示,这是其打击非法捕捞行动的成效,但我认为是中国政府在山东省北方的最大渔港—右岛港对禁渔期进行了严格管控才有了此效果。”

      最后,朴晶载提出三个课题:第一,朝鲜应承认北方分界线(NLL);第二,如果根据北方分界线设置和平海域或者共同捕捞海域时,朝韩双方应以享受同等优惠和共同负担为原则;第三,应强化对中国非法渔船近海捕捞活动的出入管制。

      “和平海域的构建虽有北方分界线这一难题,但只要朝韩双方携手准备,就可以构建起安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朴晶载说。

      全球范围内存在着“双东之困、双东之难”,所谓“双东”,即中东、中亚地区,只要这两个地区的问题解决,全球问题就好解决了。王建民分析说,中东地区主要是宗教、民族、资源等问题的纷争,而东亚地区主要是朝鲜半岛与朝核问题之困,其焦点不同于中东地区,而是地缘战略与大国博弈。

      他指出,当今世界上,中东和东亚是“风暴之眼”。对于当前朝鲜半岛形势呈现出的和平曙光,王建民对朝鲜半岛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八个问题:

      第四,如果朝韩契合实现,日本对半岛的安全问题的担忧是会解除了还是将会上升?

      第五,如果朝韩契合实现,半岛和平统一将有望实现,那么美国对半岛统一是会支持还是会阻碍?

      第六,半岛和平实现以后,朝鲜的改革开放将会走向何方?其政治体制会有何变化?是走向民主亦或是威权?

      第八,南北统一之后,会否出现新的区域强权?会不会改变东亚和亚太政治格局?

      王建民强调,朝鲜半岛和两岸最大的不同在于——朝鲜半岛有共同的民族认同,而两岸的民族认同已经分化。他分析说,尽管朝鲜半岛分裂为两个国家,但其法律追求国家统一,两个国家看似平行但是有同一个目标;而两岸关系中,大陆在追求统一,台湾岛内已经在分裂,双方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同时他还补充说,半岛没有“去韩化”、“去朝化”,而在海峡两岸,大陆追求国家认同,台湾严重地去中国化,不仅是政治上还在文化上全面地去中国化。

      最后,王建民指出,从台湾岛内的法律体系来讲,要实现和平统一非常困难。他表示,特别是在当前国际局势、东亚局势发上生变化的情况下,美国介入的力度、深度、广度、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蔡英文当局操作法理所造成的危机远不如美国介入所造成的风险大。”

      王建民认为,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台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一,美国正在触碰一个中国底线,一个中国政策在美国越来越虚化、空洞化;第二,美国正在把法律化、内政化;第三,美国与台湾的军事同盟关系正在不断强化,未来美国介入台海风险越来越多。

      半岛和平面临重重困难。现在看,朝鲜半岛出现了半岛和平的曙光,但美国若想对半岛、日本、中国台湾加强控制,就需要借“危机”之手。特别是朝鲜半岛危机是美国军方维持高额军费的重要理由。出于这样的原因,美国军方、保守派,是不希望看到半岛和平的。

      当前朝鲜半岛的和平,基础十分脆弱。任何一个挑衅,或者美国军方、保守派制造的小事件,就足以把半岛和平推向灾难。然而朝鲜作为主权国家,有自己的利益和国家尊严。如果出现美国军方和保守派对朝鲜的挑衅,一定会引起朝鲜的反击。那时,美国军方就达到维护自己利益的目的,半岛会重新陷入动荡。

      他指出,当前半岛局势的发展,是特朗普对朝鲜极度施压政策的结果。这种和平局面的维持,需要美国展现更多善意,和照顾朝鲜核心关切。但美国很难放下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会对朝鲜提出很多难以接受,甚至是屈辱性的要求。

      第一,历史上,两者都曾经是东西方冷战的最前沿,是冷战对峙的见证者、参与者和受害者。

      第二,现实上,南北朝鲜及两岸之间的对抗性依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半岛问题与同属东亚最易爆发危机与冲突的热点问题。

      第三,问题的根源上,无论是问题的产生,还是问题的延续,都跟美国有重要或直接的关系;

      第四,政治、社会制度上,一方为资本主义社会;另一方为社会主义社会,两大问题的大结构有相似性;

      第一,性质不同:前者是中国内战遗留下来尚待解决的内政问题,是一个国家的内部关系,而朝韩关系是国与国关系。

      第二,美国的角色不同:美国在韩国驻军,韩国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半岛问题的紧张或缓和,美国是关键性的因素之一;但在上,虽然美国是重要的外部因素,但无权直接干预或介入。

      第三,中国大陆的角色不同:半岛问题的解决离不开中国大陆的参与,大陆有重要影响;而在上,大陆有决定性的影响。

      第四,南北朝鲜官方往来层次很高,但民间交往极少;而台海两岸,虽然高层官方往来不多,甚至目前已经中断,但两岸民间有非常密切的经济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

      谈到发展前景,罗祥喜认为,虽然半岛局势已出现重大转机,但半岛问题的解决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期间还会有波折与反覆;现阶段的两岸关系虽然复杂严峻,但仍属可控范围,从长远看不悲观。相对而言,半岛问题的变数较多,两岸关系前景的可预测性大于南北朝鲜关系。

      中评智库基金会董事长、高级研究员郭伟峰谈及习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对东亚安全的影响

      郭伟峰表示,东亚大变局的幕后导演离不开习,习的命运共同体思想对当前乃至今后的东亚安全已经发生重大的、不可低估的正向影响。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并非纯属理论范畴的创新,其在半岛问题上已经进行了具体运用,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可以说,中国在东亚安全方面的最新的政策变化,主要根源在于习的思想理念的变化。综合近期以来的习关于半岛乃至东亚安全的讲话,即可以理出清晰的脉络。

      第一,习坚持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中的最为重要的原则“坚持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对东亚安全格局变化有重大影响。

      第二,习坚持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中的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原则,对东亚安全格局变化有重大影响。

      第三,习坚持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中的共建繁荣、共同繁荣的原则,对东亚安全格局变化有重大影响。

      第四,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最重大的贡献是为东亚安全提出了新的价值观。习的命运共同体思想理论作为为大国特色外交理念,超越了西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超越了现实主义、建构主义等西方逻辑,应该就是东亚安全的时代新方向。

      郭伟峰强调指出,如果没有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亚洲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影响作用,中朝关系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重大的有利东亚安全的变化。中朝关系的改变,是朝鲜走向稳定、半岛危机渐入纾解、朝美关系开始解冻的基本因素。